癌症晚期的患者就能肆意拿人撒气吗?

癌症晚期的患者就能肆意拿人撒气吗?
/uploads/question/20201122/rgn4cxs3gpv.jpg
已邀请:

我母亲乳腺癌转移骨、肺、肝,几乎全身扩散,之前瞒了她接近一年。直到2017.01.18开始吃东西就吐后,实在不能隐瞒病情后,跟她说了实情。从告诉我母亲病后,她就很平静的把她所有积蓄,房产证,家里的地及很多其他的都告诉了我。告诉她病情当天我忍不住泪水,嚎嚎大哭,旁边的她一点都不绝望,很平静的开导我不要伤心。从年前我就请假在家陪她,期间跟她聊了很多,她一直很乐观看待生死,让我在她走后也不要过年回家了(我父亲2013年去世),怕我回家看到空唠唠的家难受。前几天她吐的厉害,吐的水带有血块,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经历这种情况,一晚上几乎不停,我自己都快崩溃了,想让她去医院调养减少痛苦,她拒绝。疼痛难忍的她继续安慰儿子,“别难受了,这情况谁也帮不上忙。”。这几天家里很多亲戚陆续来看她,她现在已经不爱说话,一直闭着眼,临走安慰亲戚不用这么麻烦来看她了。我天天背着她忍不住流泪,不想让她看见,因为答应她,她走后不要伤心,要快乐活下去。 这就是我的母亲,坚强快乐、不自私、处处为别人着想的母亲。 今天元宵节,母亲已经4天只喝水不进食了,这几天呕吐也少了,这几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,母亲信仰基督多年,前几天吐的厉害受了点罪,这几天好了很多。感谢主聆听了我母亲的祷告,在母亲弥留之际,只希望主担当她的痛苦,让她平静 安详的去往天堂,阿门。

我妈妈在05年乳腺癌根治术,整个乳房切除。去医院看,那时候不确定是良性还是恶性,准备第二天手术,顺便病理切片。我妈手术前一天就不说话,一整天不说话,把家里里里外外全部打扫一遍,准备了两套新睡衣。然后第二天,切片出来恶性,需要整个切除,手术后,我们全部隐瞒病情了,因为整个胸部都是缠绕着,我妈也不知道什么情况。那天,护士在病房外,给我药,把盒子,说明书都拿了,交代我怎么吃。然后进了病房,我妈就说,实际上,她知道她是癌症,知道我们都在瞒她。那时候,我才初一,什么都不懂。也不会安慰。记忆中,也很少的片段。我只记得,那时候我爸妈一吵架,我妈就和我说,她知道,我爸看不起她,嫌弃她。因为她不能工作赚钱了,别人也都看不起她,因为她不完整了。其他的,我也记不住了。实际上,如果我妈发脾气什么的,我都忍,因为她是我妈。但是,现在,很多时候,我还是会和她发脾气。哎。我不知道她现在的心态是怎样。幸运的是,现在的她,很好,很健康。这个就是我最大的幸福。一家人整整齐齐,他们看着我结婚,生孩子。虽然,总有一天,他们会离开我,我希望,迟点。

我是乳腺癌中晚期患者。人开始知道自己患病都会紧张,当年初次就诊建议我手术时,我自己也在马路边坐了很久,后来又去另一家医院。最后还是没能逃过。关键前期诊断全是我自己面对的。手术后,也偷偷哭过,为什么我得癌症?孩子还小、老妈孤单、老公年轻……想了很多很多!也偷偷在手机里给孩子留下遗书。当时以为孩子小什么都不懂,后来他问我还能活多久?也很心痛!顺利地熬过了手术、8次化疗、25次放疗。现在3年多了,一切还好。说这么多,只是觉得生病也是一种命运,不能怪任何人,好好治疗,同样的病友可以互相交流,家人照顾可以,理解可以。病人自己也要调试心情,不要怨天尤人。既然已经生病了,积极的面对,科学的治疗。好心情对疾病恢复也是有好处的。我们这边有一鼻咽癌大妈已经10多年了。希望患者顺利康复,可以加一些病友群,互相交流鼓励。治疗时,也多和病友交流,尤其是相识的病友会感觉很亲切。我住院时的病友就建了一个小微信群。自己也加了一个大的QQ群。家属也可以参加。无论怎样,多多包容,祝患者康复!

我父亲在我十二岁查出胃癌,病榻缠绵六年,人从140斤瘦到60斤,我是看着父亲的生命一点一点消失的,这六年父亲脾气越来越暴躁,呵斥我们就像呵斥狗一样,我知道他很痛,他也不想这样对我们,父亲生病以前视我为掌上明珠,从来不打骂我,生病后我少年失学,不让我有一切娱乐活动,在家里走路都要小心翼翼,如果不小心弄出响声就会被骂,因为父亲被疼痛折磨的不能睡觉,有一点动静就会被惊到。我十四岁就拿着高中录取通知书成了一名童工,以优异成绩失学了,但我都不怪他,因为那种痛和面对死亡的恐惧不是我们正常人能体会的。

他多次晚上想自杀,我妈晚上睡觉用一根绳子绑住他的手腕,另一头绑在自己手腕上,父亲有什么动静我妈立刻就能醒,我妈说,别让我们全家担恶名,病死也不能选择自杀,否则她和我们将来都会背骂名。

父亲就这样慢慢失去生命,六年我从少长成青年,开始并不理解父亲的全部痛苦,只是苦恼自己被压抑的青春岁月,什么也不能做的情况下我选择了与书为伴,现在想起来我很感谢父亲的那段暴脾气,从那里我学会了隐忍,畅游在书海,古今中外名著,诗词歌赋中,让我比同龄人看起来内敛。慢慢我懂得了父亲的痛苦,对父亲任何脾气都是接受容忍和体谅,带着奉献的悲凉陪着父亲走过了他人生最后一程,父亲去世于大年三十,去世前一天想吃粽子里的枣,那时候不像现在这么繁华,街上已经没有卖早点的,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没有超市,我早上四点骑着车子转遍了整个城市用了四个多小时,为他买到了粽子,挖出枣,去掉枣皮和核,他只吃了两个,但是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幸亏没有放弃寻找,否则就是终生遗憾。

所以对待癌症病人还是宽容体谅点,她们身心都在遭受折磨。生病之前她们肯定不会这样的。

我是乳腺癌,刚开始确诊时,整天抱怨,发脾气,其实也不敢和父母,儿子,兄弟发脾气,就是埋怨老公,三天两头的和他吵架,时间长了,他就不和我争辩了,沉默不语。时间长了,没有吵架对象,就找茬,后来就自怨自艾。我才45,没有乳房,没有性生活,工作没力气,做家务没力气,管孩子没力气。身体酸痛,每天不是这疼就是那疼,能有什么好心情。家属也有不容易,但是陪伴在你身边,倾听对方的苦恼,生命的最后时光,能有爱人陪伴,包容你,照顾你,也不惘来世上一回

我的母亲在我14岁的时候查出淋巴癌晚期,医生说她只有半年的时间,我和弟弟不知情,但是我的记忆中她那段时间总是哭,说一些关于死亡的话题,我不爱听还总是闲她太懦弱…随后母亲经常和一些癌症患者交流,反而坚强起来,每天讨教各种偏方和保持一定量的运动,不管刮风下雪,到现在我还记得她在大雪中绕着空地走圈的场景…医生半年的预计母亲挺过去了,甚至在第二年的复查,几乎阴影全部消失,只有一处有一小块,不知道当初是谁的建议,母亲去做了化疗…从这开始母亲的脾气开始暴躁,经常对家里人无名火,那段日子我是经常背地里埋怨她的,总觉得她不可理喻,有时候被她骂后也经常会委屈偷哭…化疗后的身体情况直线下降…第三年,她真的是很幸苦的坚持这一年,到最后的全身瘫痪在床,大小便失禁…我眼睁睁的看到她的苦痛,看到她不愿意又必须和我们分离的死亡过程…我那一刻嚎啕痛哭,不相信,真的不相信她走了,不相信这是真的,不停的摇晃她起来再骂我,吼我,我愿意天天为她按摩,擦洗…只要她活着……很多年过去了,至今提起母亲的话题我还是控制不住泪水,我也悔恨过当初为什么不能理解和体谅母亲的暴脾气,对她更好一些,更懂事一些,一个病人尤其知道自己死期的病人,她的压力有多大,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状况,又放手不了她的孩子,她的家人,她对生命是眷恋的,但是她无能为力…她愤怒,她不甘心,她恐怖,她可能会咒骂身边的每个人…如果这一刻 我们是爱她的,能正真的理解她,我相信我们都会谅解她的暴脾气。

我今年六十一岁,07年每天鼻子早上流血,头痛欲裂,查出来是最严重的未分化鼻咽癌晚期 ,伤及颅底,化疗六次,放疗39次。最后肿瘤在鼻头神经中丝毫未动。医生偷偷的和我老婆说:没办法了,回去买点吃吃吧。 我也问过医生:今后如果复发了,还能治吗?回答我:没办法了。到今天我已经安全度过了十年,还好好的与瘤共存。为什么?我想可能是自己从来没有流过泪,没有害怕过,没有 复查过一次,更没有吃过一次药,第一次从医生手中拿到确诊单时对他说:Ca不就是癌症吗,原以为只要看一个月,现在要看一年了。放化同时进行,我每天坚持回家,公交车只有二站路。我想该来的永远要来,怕能冶病 吗?我是自己三军的统帅,没有斗志,部下所有的兵还不顿作乌㪚,一败涂地!回忆起三十年来每天打三份工,相当打了九十年的工,活了一百多岁,而且我活得精彩,该玩的都玩了,该做的都做了,没有遗憾,只有自豪! 现在要做的就是多做好事,那怕救一条蚯蚓,那怕公交上让个座,都是非常幸福的事。

面对癌症每个人的反应各不相同,因为我也是癌症病人的家属,我不知道你姨妈的晚期晚到什么程度了,一般人被判决了这个病都不会有什么好反应。我公公跟我老公那会天天哭,来看他的人他都觉得人家不安好心眼儿,看他笑话的。除了工作辐射原因造成的癌症,其他的得癌症的人多数都是性格中负面情绪较多的。比如我公公就小心眼儿爱生气,世界观有问题,是人性本恶论的粉丝。所以他们会有这种反应完全是正常的。愿意开导就开导,不接受开导就吓唬他。既然信佛,就告诉她再这么满怀恶意的揣测别人会死的更快,而且死后会下拔舌地狱。我当初几乎是打破我公公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等等。哄不管用就吓唬,吓唬不管用就怀柔,怀柔不管用就拿他儿子威胁他。最后也乖乖配合治疗了。癌症患者的心理经历四个时期,开始是难以置信自己得了癌症,于是自暴自弃啊等等。然后认清现实,为了活命开始积极配合治疗。这个阶段比较长,也许会持续几年,甚至十几年。看治疗效果和存续期。在然后病情进一步恶化,复发,转移等,花积极治疗仍不能有效阻止病情恶化,于是再次沮丧绝望等等。最后就是确定治不好了,彻底死心。最后往往也会出现奇迹。我姥姥肺癌死的,可能最后更大一部分可能是死于绝望。同样胃癌的她妹妹,在被医院判定没有治疗价值,大概也只有3个月生命的我老姨姥姥,回家后老太太看开了,安排好后事每天吃喝玩打牌,让自己怎么痛快怎么过,过了一年还没死。。。。。后来过了6年……她发现已经两年没见到我姥姥了,我妈去看她都不敢告诉她我姥姥死了,她突然就哭,说她三姐(我姥姥)不在了。这事之后不到半年,我老姨姥姥也过世了。临死之前抢救,还是癌症全身扩散。我姥姥家有癌症基因,兄弟姐妹一共5个,除了我大姨姥姥安然到93岁老死的,我姥姥是肺癌,二姨姥姥是骨肉瘤,老姨姥姥胃癌,大舅姥爷是骨癌。不过他们家算是长寿族了,除了我二姨姥姥76过世的,大舅姥爷72过世的,我姥姥和老姨姥姥80以上才得的癌症。

癌症晚期患者,从知晓患癌开始,需要很长时间消化并接受这一严重不良信息,在此过程中要有家人和医护人员的正确疏导,否则精神上的痛苦要远远大于身体上的痛苦!在双重痛苦无法排解的时候,她只有两种路,要不发泄给别人,要不默默承受!总之,癌症晚期患者需要理解和关爱,尤其是家人亲人,因为她们在人世间的日子可能不会太多,且行且珍惜

说个标题无关的,16年10月份,我表大伯查出来胃癌晚期,本来谁都没跟他说,他的女儿说,爸,你得了胃癌晚期,然后表伯当即出院了,从那以后一句话没说话,自己骑着小三轮默默的买了寿衣,拍了遗照,他女儿和她奶奶说,我估计也就八天吧,就能出殡了,结果是,从查出来到死,才六天时间,当时我们所有的晚辈都被紧急召回,那个月我怀孕了,但我不知道,而且当天晚上我失眠了,一整晚没睡。出殡那天我在最前面扶着他女儿,她全靠我支撑的,只觉得她好可怜,回到家我妈把她说的话做的事告诉我以后,我那个恨她,傻逼吗这是?什么女儿能这么狠心?而且从他爸去世以后她就天天发朋友圈什么父亲病逝了,什么父亲生日了,什么想父亲了,真恶心,博同情,哪有父亲刚过世就发朋友圈这样的,我算是被她恶心到了

我的宝贝妈妈,坚强、乐观、善良。

2008年,我妈在老家确诊肺癌;我父亲几年前去世了,我在深圳工作,爸妈就我一个女儿。于是妈就自己联系医生去北京手术,大姨跟着来北京照顾妈。肺癌是因为要做个其他小手术,做术前检查时发现的;而我妈怕直接告诉我她是癌症会吓到我,所以没说自己是癌症,只是告诉我北京医疗水平高,原来要做的那个手术去北京会更好,但是我必须也要去北京。

那时候我工作挺忙的,还和妈发了好大脾气,我问妈怎么突然想去北京了,是不是被医托骗去的……妈很小心翼翼的和我解释,北京水平高等等,就是没说真实病因。

我到北京已是凌晨了,妈就在走廊等我,我还记得妈看到我时的开心的表情。第二天天亮了,妈才很抱歉的告诉我,她来做肺癌手术,不知道是否会顺利,希望我能在……想到妈的坚强和苦难,以及我前几天对妈的刁难,我哭了很久。

妈很坚强乐观,术后肺不张还下了病危,妈在疼得昏迷的时候还一直喊我爸的名字。妈的乐观开朗还感染了同病房另一患了胃癌的阿姨是,入院前她儿女都没敢和她说实话。过后阿姨家人都说很感谢我妈,说和我妈住一个病房,他们减轻了很大的心理压力。

我家好像是被诅咒了的。

2015年我查出了甲状腺癌。由于自己不懂医疗,单单听到了个带“腺”字的癌,而胰腺癌又是癌症之王,我以为自己没几天活头了,感觉崩塌、绝望。想想自己一直都比别人更加努力顽强,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磨难,作为大龄剩女我终于买了大房子要结婚生子了,好日子终于来了,而我却又要死了……心中那种委屈不甘是正常人完全无法想象的。我蜷在家里的角落里,关上门整晚整晚的发呆,不吃饭不说话。这可急坏了我妈。后来做手术了,术后淋巴漏就比别人多住院了半个月。由于有淋巴转移伤口很长,好像也切断了几条肌肉,躺下后自己无法起身,并且以前咽炎重,插管后就咳的很厉害,别人术后两天就活蹦乱跳的了,我还在床上奄奄一息。那年我妈61岁,160斤,就这样在医院里陪着我,晚上挤在那张窄窄的陪护床上。一旦我咳的憋气了,我妈就立即跳起来,帮我捶背擦痰。时时还要安慰我。回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来,感慨,感激妈妈。

现在我和妈妈都很好。说也奇怪,病的时候只是觉得能活着就好了,过后,各种欲望开始膨胀,烦恼也随之而来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了,因为已经有太多的惊心动魄了,真的期待些宁静的日子。生活中除了健康其实也没啥难的,最难得的是能有颗平常心去淡然处事。最宝贵的,是我的妈妈。

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